晚葵er

最好的周叶。

全职all叶,主周叶。拒绝sanxiu
凹凸瑞金/安金,安哥是攻w
忘羡不拆逆,洋洋世界第一可爱!
瓶邪,信白,酒茨。
防戳雷区

【周叶】如花似锦1.


1.架空,校园。周叶olny

2.开个短篇,以前补脑了好久的不良少年周……唔在我眼里,小周就如这般强势吧。

3.写着玩,小学生文笔慎入。

_

  1.

  剧烈的争吵声混杂着瓷器落地的噪声,只在一门之外。年幼的周泽楷望着反锁的门,捂耳将头部埋进双腿之间,灰暗无神的眼眸显得如此无助。

  八岁的周泽楷单纯似一张白纸,小时长相百里挑一,引得女孩的欢喜,况且还有那幸福令人羡慕的家庭。但谁能想到这一切不过是假象。


  他从小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爸妈在他出生不久便八字不合的离婚了,说着自己的难处无法抚养楷楷。现在周泽楷只能依稀回忆起年迈的奶奶执起他稚嫩的手回到简陋的公寓房,待他如亲生子女般。


  谁愿意在好不容易逃离婚姻牢笼时带上他这个累赘,推推耸耸一脸不情愿,只想着远走高飞找到新的归宿。

  偶尔名义上的探问还是必要的,假心假意问他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欺负。至少以往如此,分开了不少年的夫妻现不过萍水相逢,今天却不知为何他们竟在奶奶家吵了起来。


  爷奶散步去了,只留他一人在家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门外传来了父亲的破口大骂,母亲的反驳。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来过。

  六年级的周泽楷第一次收到了情书,刚从儿童没入少年的阶段的人是矛盾的,他们逐渐意识到性别的重要,但骨子里却有一半沉淀在儿童的天真无邪中,心中蠢蠢欲动的欲望表达的十分含蓄。

  早读课下课时,妹子堵在教室门口,双手捧着情书满脸羞红的递给了周泽楷。这个时间段,身旁围了不少人,只见他们指指点点,甚至还有起哄让周泽楷答应的。

  第一次被人表白,周泽楷脑中乱成一团,踌躇着最后小声说上一句对不起,并摇手拒绝了情书。

  那个女孩是班里的宠儿,从没受过委屈。此时的拒绝使她难受极了,眼里包裹着的泪珠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一旁同班的男生可看不下去,忙过来安抚,用纸巾擦着那张快要哭花的小脸。

  更过分的是,接下来一个比周泽楷高上一个头,手臂有他小腿那么粗的男孩一言不和上来就是一巴掌扇,硬生生留下一块肿着的红痕迹。

  防不胜防,脸上火辣辣的痛充斥内心。周泽楷双手捂脸,眼神冰冷。

  他怎么能想到自己会莫名挨上一掌,原来被表白的害羞早挥之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愤怒。

  洋洋得意的胖子正在用话语挑衅他,无疑是火上浇油。

  周泽楷五指握紧,指尖没入掌心传来钻心的痛感,心里名为气愤的火苗正然然生起,一拳过去的冲动占据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这时,他想到了奶奶那双手。

  那双枯黄皱纹遍布的手清晨会沉淀在冰冷的水里,替他和爷爷洗衣服,午时缝缝补补,夜里摩挲书页。

  若是他这一拳打过去,回抱他的将是老师叫来双方家长进行教育。

  奶奶便要替他收拾烂摊子。他不想奶奶露出疲倦失望的神情。

  他冷静了下来,逐渐放松五指,绕过前方的胖子,径直离开了教室。

  从小到大在人们的印象里,周泽楷永远都是沉默寡言,乖巧懂事,全校前几的成绩更是所谓“别人家的孩子”。其实不然,话少是因为他不屑于表达,这样只会让事情更乱。至于温顺讨人喜欢,他希望奶奶对他可以放下心来,自己是她的骄傲。

  他讨厌出风头,更厌恶自己是别人眼中的弱者。

  强势不顾一切达到目的是他的本性,不过经过后期的加工处理变味罢了。

  周泽楷出众的长相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反而是麻烦。青春期的人内心总是膨胀的,他们喜欢强者,更无法容忍自己为败寇,而眉目清秀的周泽楷毫无疑问是他们眼中钉。

  列如,将自己偷买的烟抽完剩下的空盒,塞进周泽楷的座位抽屉里,诬陷是他抽的。恶劣地把避孕套,润滑剂类东西送给某个喜欢他的女孩,嬉笑着说今晚去某某酒店,周泽楷等你。

  一股无名之火一直压在他的心头,可能再赐予它一点风,火势就要突破防线蔓延至全身。

  但是,他告诉自己要忍。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了初三下学期。

  那天的他和往常一样五点半起床,趁早读了书,洗漱叠叠被子,嘴中叼着块面包出门了。

  大早上赶集的人不少,忙碌的人们赶着时间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川流不息的车辆,鸣笛声,说笑声,s市的清晨并不宁静。

  学校离公寓只需走几步路就到了,前提是必须经过一处隐蔽,古老的巷子。混混的聚集地就在这,随出可见的烟蒂,空中弥漫的熏烟,手臂上大块的纹身,粗鲁不雅的语言从他们口中而出,看谁不爽上去打一顿,他们过的无忧无虑。

  部分学生路过这里时会自觉成群结队,偶尔也有独自一人,但低下头不东张西望每个人都是心智明肚,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泽楷挺胸抬头,目光平视,在这里无疑是显眼的存在。

  就冲他那样的外貌,常有混混无缘无故上来挑事。每当周泽楷觉得情况不对,就便识趣的躲避,混混们看人跑了,也没无聊到上前追逐,至今从没出过事。

  可面前堵在他上学必经之路的几个膀大腰粗的人似乎早有准备。

  “好小子!今天总算逮住你了吧!”

  其一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周泽楷不语,血丝布满的眼眸一刹那间似有泪光闪过。

  这次,没有跑。不,他是故意的。

  周泽楷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握在手心里。

  背后是一面凹凸不平的墙面,前方紧紧围着三个大汉,周泽楷这是铁了心要一拼到底。

  “今天终于不怂了啊,哈哈哈你看人家都上真东西了!啊呀,好怕怕啊。”

  怂?周泽楷脑中从没有这个字。

  以往不过有顾忌罢了,如今,顾忌没了。

  他可以放开着发泄。

  周泽楷的奶奶在前天晚上离开了人世,心脏病突发而死。

  那天,周泽楷如灌满气的气球,奶奶的死就是一根针,毫不留情扎破了外面那层薄皮,而里面的气随之喷发。

  三个汉子的拳头向他挥来了,他侧身躲避。

  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周泽楷举起了那把锋利的水果刀。

  之后的一天,他没有再去学校。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