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葵er

最好的周叶。

全职all叶,主周叶。拒绝sanxiu
凹凸瑞金/安金,安哥是攻w
忘羡不拆逆,洋洋世界第一可爱!
瓶邪,李杜,酒茨。
防戳雷区

【817贺文】不老

15年入的坑也想表示点什么。
断断续续写的很粗糙。
第十二年,我还在。

1.

给小哥一个归宿。

雨村身在高山峻岭之中,青山环绕迷雾朦胧有种试图让人深入了解的冲动。

倒斗这行儿怎么也逃不过见山想翻,见地想挖的冲动。我们是,小哥也是。不过我在四十岁那年承诺金盆洗手,不干这行,自然只是心里馋馋,望着屋后的青山暗自发愁罢。

那小哥可不会无动于衷,腰间插上一把水果刀,背心背着问隔壁王大妈借来的镰刀,就这么风风火火的溜了,颇有一番大王叫我来巡山的架势。时常早上天没亮就上山,晚上天黑时才回来。

小哥成天不见踪影,只留我和胖子在家干瞪眼,二缺一斗地主。

我们时常靠在竹制的靠椅上谈天谈地,喝上一口去年小哥上山采摘的茶叶,经过乡村灶锅的反复翻炒竟别有一番风味。

“太真,今儿你做饭吧?你看小哥那瘦样儿,怎么着也得到隔壁大妈那搞只鸡尝尝。”

我白了他一眼。

“这中饭刚吃你怎么又想着晚餐,小哥还没回来,晚上吃啥听他的。”

搪瓷大缸似得杯子有些生锈,我和胖子说上一句就喝上一口,本满当当的铁缸很快见底。

“这时间吧怎么过得这么慢,明明刚才儿吃的现在又饿了,小哥还不回来,不会是在山上被老虎吃了吧!”

我压根不想理他,起身提起搪瓷缸回屋添水。

对于小哥早出晚归我没有任何看法,唯一使我隐隐担心的无非是小哥的不辞而别。

小哥是风,无法捕捉。

我不会奢求能给他一个家,只是试图尝试在他心里留下一个归宿。

天黑不迷茫,记住屋里的灯一直为你留。

饿了困了,胖子和我会做上你爱吃的,闷在锅中。房间的门没锁,一推便可入内。

小哥,我希望你不知所措的流浪时千万别忘了,我们还在等你回来。

家这个字包含太多,我无法承诺。

我们不能是彼此的全部,无法替对方担起一切,但请记着。

回首时,我和胖子永远在你身后。

2.

有那么一刻,希望时间定格在此。

那天小哥没有出门,安安静静地陪着我们吃了餐饭。

小哥在,自然要好好招待,平常的一菜一汤不免上不了台面。

院里早说要给小哥炖了的鸡都快变老母鸡了,现在正大摇大摆的在门口乱窜,一副老大爷的架势,天天除了吃就是睡。

我马上吩咐胖子让他准备一盆热水,我便撸起袖子一脸不轨的看向那只已经溜到小哥脚边的母鸡。

我快步扑过去,母鸡像是有灵性般知道自己遭遇不测,脚底跟擦了油样躲到小哥身后,那凄惨的叫声和胖子惊天动地的呼噜声有的一拼。

我纳闷,这鸡难道通了灵性?

知道这块闷油瓶武力最高,与我怼起来了?

只见那小哥眼疾手快的捞起身后胖鸡的爪子,稍稍用力,把圆滚滚的家伙倒了过来。

哈哈知道了吧,小哥是站我这边的。

心里不免解气,意思意思蹬了母鸡一眼。

之后便是招呼胖子过来杀鸡。

八月是茉莉花期的最后一个月,此时开的不算旺,但好歹没枯萎死去。

绿油油的枝叶包裹着脆弱的花瓣,微风拂过清香犹如十里飘香的桂花,我们甚是喜欢把圆桌放在它的身旁吃饭。

伴随知了演奏的曲儿,傍晚的热气总算歇伙了,少了白天的锐利,多了几分柔和。

一桌子菜,这引来了胖子的愤愤不平。


“小吴同志这不厚道!小哥不在时你可没这么大方,一菜起步一菜一汤封顶!分明是见色忘友。”

“人家小哥就是比你好看,闭嘴吃饭。”

闷油瓶没什么表示仍旧低头吃饭,不时抬头瞅瞅算是在听着。

饭吃的很快,我和胖子在一旁随意扯扯皮,提到小哥时他会“嗯哦啊”算是回答了。

小哥吃饭的样子十分乖巧,一手拿筷子,另一只手扶着碗,微长的留海搭拉在额头上。

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和初见时没两样,我不知道自己还能陪小哥多少年,只希望……

“吴邪,我希望时间定格在此刻。”

这也是我此刻所想,没猜错的话胖子也是。

小哥的眼眸似昼夜,没有星辰的夜空,我竟看到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清风拂过,带起额头的留海。

天长地久离我十分遥远。

面前的一切就是我的全部。

在人生最幸福时死去何尝不时一种享受,在你拥有一切时离去,甚至超越天长地久。

喜欢上一个不会老的男人,你可能会这么认为。

海枯石烂在他眼里理所当然,而自己只是他漫长生命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他是你生命中最为璀璨的一道光。

八月的天稍凉,黄昏之下,只希望我们三可以一直坐下去。

3

岁月静好,你我依旧。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