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葵er

最好的周叶。

全职all叶,主周叶。拒绝sanxiu
凹凸瑞金/安金,安哥是攻w
忘羡不拆逆,洋洋世界第一可爱!
瓶邪,李杜,酒茨。
防戳雷区

【瑞金】末世追逐

ooc狗血慎入。
赶稿子纯意识流小学生文笔,我自己都看不懂orz
丧尸梗末世设定。
第一发不小心手滑给删了x

01.

“快跑!”

这是发小格瑞在近两年以来对自己说过的第一句话。

虽然说话的环境不对,内容也算的上差劲,可金还是不免在内心暗自激动。

倒塌的建筑,水泥石块里的钢筋横七竖八阻挡了去路,空气口充斥着腐臭和令人反胃的血腥味。行走在坍塌的建筑之中的丧尸们,肤色泛黑严重脱水,眼神空洞无力,为数不多的毛发松松垮垮的搭在头皮上,行尸走肉似踉跄的步伐。他们不怕暑寒风吹雨打,甚至对着黑洞洞的枪口,迎着扑面而来的子弹依旧毫无知觉的向前再向前。在这群人眼中……不,算不上人,只有猎物和目标罢了。

丧尸,顾名思义。一种可怕病毒感染的人,俗称尸化。若是被他们咬上一口,后果便也是感染病毒而后尸化。

在丧尸泛滥,病毒感染得不到解决,世界面临毁灭的阶段,生活的无忧无虑终于到了尽头,人们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扛起枪炮,和丧尸们浴血搏杀,甚至自己尸化的亲人都不留情面照旧击倒在枪口之下,这更是激起了隐藏在人们心中该有的血性,我们不会做棍棒下的懦弱无能的蚂蚁。

丧尸的数量正在极速增加,相反,人类的数量也在大量下降。人少生化武器少,无法护到如此多的城市,于是就想出划分安全区和丧尸游走区的办法。

安全区有军队的保护,至少减少了会被丧尸袭击的可能,所以多数人们选择栖息在那里。可不排除至今仍然在安全区外的人,但可想而知,离了生化武器和军队庇护的人类就似任人宰割的小白鼠,在安全区外待着就是找死。

02

金的身后传来刺耳的吼叫,参差不齐长短不一,可以判断出丧尸最少不止一只。在他的不经意间,其中一只已经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来。锋利的牙齿近在眼前,当金躲避不及,身子摔倒在地上时,他选择闭上眼睛面对现实,迎接即将咬向自己的丧尸。

时间在流逝,其实只是一个瞬间,而在金看来这是一个漫长的世纪,手臂上没有刺痛感……这是怎么回事?睁眼想寻找问题的答案。

只见已经两年没见的格瑞挡在了他面前。

格瑞手持匕首,微扭手臂间,迅速割下那丧尸的头颅,鲜血四溅,似夜晚天空中炸裂繁华的烟花。细瞧见其中一滴落到对方的膝盖上,这滴血另金注意到了格瑞被磨破了透着血的牛仔裤。

格瑞转身对自己说快跑时,金明显瞅到对方因为膝盖处的伤痕所导致的走路停顿。

那人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执起金的手,向前狂奔,一路走,膝盖处流淌的血一路留下痕迹。

后方成群结队的丧尸向他们鱼贯而来,纵使格瑞拼劲全力,依旧无力回天,丧尸们还是穷追不舍。这该怎么办…这么跑下去迟早要被咬到,危机关头,金不得不舍下心中的疑惑道:

“格瑞,这样不行!以我们的体力怎么才能跑过这群怪物啊!”

格瑞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立刻身子一折拉着金拐进一旁古老的小巷。昏暗的巷内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地面长年积水无法干涸,踩上去发出的啪啪声十分难听。

“废话。”

值得一提的是小巷里地面离房顶的间距不是太高,借助一旁的废旧木箱似乎可以爬上去,躲避丧尸的追捕。

格瑞就是这么想的。

“我们要爬上去,你行吗?”

他指指不太牢固的木箱。

“当然行啊,别小瞧我,倒是格瑞你的膝盖这是怎么了?还行吗?”

刹那间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从格瑞的眼眸里一闪而过。“快点爬,后面的丧尸要追来了。”他选择无视了这个问题,不准备多解释点什么,可瞧见金疑惑甚至带着点质问的表情后。只好答道:“没什么,不过是擦伤而已。”十分无赖的垂下眼帘。

“哦哦!那就好哈哈,我还以为是被丧尸咬了呢。格瑞我先上去了啊!”

金手脚并用,左脚踩的是那个箱子,右脚蹬的又是这个盒子,十分狼狈艰难的达到了最高处,完后还向下伸出一只手期待格瑞可以牵着它上来。

对于金这种愚蠢的举动,格瑞用实际行动表示了自己的不需要。轻快的翻上屋顶,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屋顶之上,像于是繁华尘世的一条隔离带,千家万户的楼顶隔得并不远,轻轻一跃便能过来,又是一片新的世界。

而巷子里的丧尸拼命吼叫疑惑自己猎物消失的莫名其妙 ,徘徊晃荡一回后发现真的不见了只好单单散去。这下是安全了,金松了口气。

“安全区离这不远,我们走吧。”

他带头往前走,脆弱的瓦片不堪一击,格瑞踩上去时摇摇晃晃,马上要碎了一样。末世时代难有的宁静,烈阳留给格瑞的背影让金不免恍惚。

回忆间,那段年少时光总让人难以忘却。

03.

十年前。

“格瑞格瑞,今晚去房顶上看星星吧。”
金手舞足蹈的指了指,闪闪发光的眼睛让人不容拒绝。夜色已深,小时青梅竹马的他们关系可谓称的上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晚上到房顶上看看星星是经常的事。

一起躺在砖瓦之上,用手枕着头部, 不时把玩身旁人的发梢,偶然寒暄上一两句,话语似微风向远方飘远…遥不可及,无法触碰。

满天繁星包裹着皎洁的婵娟,你的眼眸也浸在夜色之间。

“格瑞,今晚的月色真美”

十岁的金单纯不掺和其他意思的话。

“嗯。”

你也很美。

04

所以说,这就是原在安全区的金,在听到格瑞居住的城市病毒传染拼命赶来的原因。

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啊。

他和格瑞已经整整三年没说上一句话了,年少的记忆已灰飞烟灭……就在格瑞因为一些原因不辞而别时,这一别就是五年。

你不会知道金从凯丽那得知格瑞生死未卜时是怎样的神情,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无助,自暴自弃…他甚至产生了幻觉,不停的摔着花瓶水杯进行自我安慰。

“姐,我要去格瑞那里一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请替我给朋友们道个谢,照顾好自己。”

金并不后悔离开安全区来到危机重重的城市,因为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发小,他们终于可以一起回到安全区,终于可以十指相扣卧在那人怀里,一起看星星了。

05

“在前方左转,跳到对面的房顶上,你便可以看到安全区了。”

停下脚步,没有走的意思。

接着,格瑞做出了金从不敢想象的动作。他攀上金的肩膀,凑近唇口一个轻柔似蜻蜓点水般的吻落了下来,眼眸间全是对面人的面孔。这个不明而来的吻并不纠缠,有着如他主人般的干净利落,秋叶点落在池塘里泛起的层层涟漪。

“笨蛋,我不在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双眼相对,金腻在其中。

一转眼,沉浸在刚刚那个吻的迷茫被连根拔起。

金摇头让自己保持理智,注意重点。“格瑞,你难道不走吗。”

“你不是说前面就是,安全区了吗?……我们一起走吧?格瑞你的脚……怎么了!?这这明显是被丧尸咬过而留下的印记。”

急忙扒开格瑞的裤腿看个究竟,深入骨髓的牙印,青紫色是病毒的颜色。这一切都告诉金……这不是简单的擦伤。

牙印里的病毒还在腐蚀着皮肤,如毒蛇撕咬。

“金,闭上眼睛,别看了。”

“不!格瑞你……这明明是被丧尸咬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滴滚烫炽热的东西落在指间。

“不用管我,快离开这里。记得走时千万别回头。”

“格瑞,我不走…”

“没必要舍不得,相信,只要两年我会回来的。”

“我不走!”

金嚎啕大哭,映入眼帘温柔的手正在替自己抹去眼泪。

“抱歉金,相信这只是短暂的分别吧。”

……那只安抚的手只是偷偷溜到脖颈后轻轻一捏罢了。

夹杂泪水挤出的微笑。

之后便是毫无知觉。

06

两年后。

一个星期前,人们终于掌握了如何解救中尸毒的人的方式。并组织人员离开安全区展开救援,给感染的丧尸们磕上药,阻止病毒的传染。

大街上总有家人团圆的画面,这末世和尸化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年被格瑞打晕扔在安全区里的金正迈着小步准备出门吃饭。

扭转门把手,开门。

永远无法忘记门外人摆着打招呼的手势喊金名字的瞬间。

“金,我回来了。”

【完】

评论

热度(15)